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国际市场

民企出海谨防美丽陷阱

2019-03-30 18:41:36

2月13日,在中国发展研究基金会举办的“人民币汇率制度改革影响评估”课题成果发布会上,就温州个人境外直投暂停一事,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易纲首次公开作出回应。易纲表示:“(温州个人境外直投)由于没有履行完程序,目前还在没有赋予实施的状态。”

此前的1月7日,温州市对外贸易经济合作局发布《温州市个人境外直接投资试点方案》(下称《试点方案》)。

温州资本称得上是中国民穿衣间资本的“风向标”。在这座城市里,几个老板吃顿饭,饭桌上就可以调动几亿元甚至几十亿元的资金。“既然海外的热钱可以进入中国,那么,中国的热钱也可以‘走出去’。”温州中小企业投资促进会会长周德文表示。一直以来,温州民间资本并未找到适合的流向,所以才会“到处乱蹿”,有时还被“人人喊打”。

尽管温州出台的《试点方案》尚未获得监管部门三千美娇娘批准,但分析认为,该方案若获批,将起到变堵为疏的作用,为温州民间资本打开一条合法的出路,增加投资者可选择的渠道。

业内人士保守估计,目前,仅温州民间流动资金的规模就在6000亿元到8000亿元之间。因此,有关专家指出,民营企业已成为中国境外直接投资的新增主力军。

但是,民营企业海外投资的风险却也不容忽视。据知名咨询机构埃森哲推算,中国企业在未来3年至5年内可能会承受高达3000亿元的海外投资损失。

埃森哲在2010年底对2008年1月至2010年6月间中国企业海外并购进行了统计,调查的120起海外并购案例涉及总金额超过6000亿元人民币。但是,从全球范围来看,超过一半以上的并购最终失败,大部分失败来自于漫长的整合时期。

刘经理是山东一家民营企业的负责人。用他的话说,民营企业去国外投资是大势所趋,但如果盲目出海,则无异于自杀。

2008年下半年,刘经理经朋友推荐,看上了西非的一座中小型铁矿。该铁矿探明储量大约在1000万吨以上,预计未来每年可开采100万吨。矿石品质在50%至55%之间,比国内一般的矿石品质高不少,这让刘经理动了心思。

“真没想到,第一步就差点栽在审批上。”刘经理说,“把有关手续办齐是非常不容易的,尤其是海外并购等事宜,时间紧迫,经常让人措手不及。”

通过一系列审批后,还有更大的政策障碍。对于进口铁矿石,中国实行的是进口代理人制度,没有进口资质的企业不能进口铁矿石。

“具有进口资质的企度假图片大全业数量越少,我就越难以把铁矿石卖到国内,这和当初的想法差距太大了。”刘经理说。

而一些试水海外种地的民企,则早就尝到了市场风险的苦果。近年来,由于农产品价格普涨和原材料稀缺,投资海外农业的呼声再起,民营企业频频到海外种地、买森林。早在10年前,温州虹丰粮油集团因为在当地不能建大规模生产基地,就把目光投向俄罗斯广袤的土地。但如今,虹丰粮油集团已经选择了放弃。

“在那里经营了三四年,种植过玉米、大豆等作物,但销路是一个难题。在当地‘消化’收益有限,运回国内销售成本又很高。”虹丰粮油集团董事长朱文奇说,“更令人头痛的是,当初国内种子、化肥等生产资料进入俄罗斯非常麻烦,多了许多额外成本。”

对此,业内人士表示,企业“走出去”必须坚持优势互补与互利共赢,单方面受益的事情不可能持续。因此,国家需要鼓励央企和有实力的民企合作,实现央企和民企一起“走出去”,例如,可以通过央企控股或参股民企,或者央企联合民企另外成立新股份公司的形式来弱化政治敏感性,从而达到海外并购和投资的目的。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