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市场分析

山东相声小剧场实验调查无市场不相声

2018-10-07 05:39:23
3年蓝莓苗价格
黄江进口车价格
仿真绿化

  山东相声小剧场实验调查:无市场不相声

  芙蓉馆的相声演员小老合(左)与搭档在一起练活

  相声在山东,究竟有多大的市场?

  作为山东相声的起源地,济南光伏接地线
的相声市场又有多大?

  济南是否能够像北京那样发展出德云社、嘻哈包袱铺式的相声小剧场?

  如今,已经有一批人,开始着手进行小剧场实验了。

  那么,如今这些小剧场相声实验,结果又是如何呢?

  本版撰文/李解摄影王晓峰

  【芙蓉馆】小剧场相声的收费实验

  2010年年底,泉城路芙蓉街上,李涛的芙蓉馆正式开业。

  这也是山东小剧场相声收费实验的又一次尝试。

  如今一年多过去了,芙蓉馆从芙蓉街搬到了堤口路。

  但是收费模式的小剧场相声,依然在曲折中前进。

  海归商人开启收费实验

  如果按照络上流行的标签化介绍,芙蓉馆馆主李涛身上,一定会有这样一串标签:收藏爱好者、传统文化爱好者、郭德纲师弟、外贸商人、旅欧人士、老济南

  但是李涛更喜欢相声爱好者这一标签。

  1963年,李涛出生于济南,工作后他开始做起了生意,批发过服装,后来一看东欧那边行情好,干脆就干起了外贸。1992年,李涛前往欧洲,在当地做起了外贸生意,也赚过,也赔过,最多的一次只是睡了一觉,醒来800万人民币变成了废纸。

  但是李涛却对此不以为意,自称信奉道家的他,对于金钱看得很淡:钱财是身外之物,我觉得人活着就得有点精神追求。我的精神追求,就是把山东的收费相声剧场办起来。

  李涛的想法并非不靠谱,纵观北京、天津、上海等地,如今都已经陆续出现了收费小剧场相声,尤其是郭德纲的德云社,盈利也颇为不俗。其实山东这边,是有相声市场的,而且在全国,在老一辈儿手里,那是个大码头,所以只要方式得当,收费合理,我觉得应该可以赚钱,起码可以保证你不赔钱。

  李涛不仅仅是一个相声爱好者,还是全国著名相声大师金文声的弟子,从辈分儿上论,他与郭德纲于谦是师兄弟关系:我也爱好相声,爱好山东相声,所以我才这样尝试着办这么一个收费的小剧场,为山东相声的发展尽一份力。

  已经赔进200多万

  至今仍在坚持

  2010年年底,李涛在芙蓉街上开办了芙蓉馆,以相声为主,同时兼卖饭菜。相声票价不贵,只有50元。

  说不想赚钱,那是假的,但是我当时觉得,只要能不太赔钱就行。不过让李涛没想到的是,即使是这一底线也未能守住:这快两年了吧,前后赔进去了200多万。为此,李涛变卖了自己收藏的部分古玩家具,又把自己家的房子卖掉了一套。

  这也引来了妻子的不满:她当然反对,我有三个孩子,她总觉得我这么做是SART萨特贴片保险丝
糟蹋钱,不如留给孩子。但是李涛有自己的想法:我觉得钱这东西,不能留给孩子。当年我父亲去世的时候,也没给我留什么财产,但是父亲留给我很多做人的道理。我这两个孩子,他指了指身边的那对只有六岁的龙凤胎:都会打快板,打的还很不错。你留给孩子多少钱,没用,倒不如留给孩子一些手艺,这才是关键。

  尽管如此,李涛如今仍在坚持着:说真的,年轻时候一夜赔进800万的经历我都有过,做相声,能再糟糕到什么地方去?

  演员平分票房

  馆主自掏腰包贴补

  与晨光茶社主推的公益相声不同,李涛的芙蓉馆是收费的,但是票房却是采取演员平分制度。

  一般来说,我这里的演员是老中青三代平均结合的方式,一般来三个老演员,三个中生代演员,三个小演员或者年轻演员,他们来演一场,票房全部归他们,让他们平均分这笔钱。说实话,其实来说相声的,人家都不是为了钱来的,但是人家大老远的来了,你好意思让人家自己掏钱打车回去吗?

  芙蓉馆刚开业的时候,也曾遭遇过寒流:我记得有一次,大概来了十多个演员吧,但是那天的客人还真不多,到最后票房一算账,一人平均下来分到13.5元。你说这点钱够干啥的?我就自己掏钱补贴给他们,总不能让人家来一趟,就拿这点钱吧!如今在芙蓉馆里,常来说相声的演员,一个月一般能拿到千把块钱:这是他们自己换来的。

  直到今日,李涛仍然会时不时的自掏腰包贴补一下上台演出的演员,在他看来,这是一种尊重,而不是酬劳:说真的,最近半年情况不错,大年初八的时候,还有天津的相声迷专程坐火车来这里听相声,吃住都是我招待的,但是有一点,票你得自己买,这是对演员最起码的一种尊重。等人家听完了相声住下了,第二天我再自己掏腰包请人家去逛大明湖千佛山,这是礼数。

  重点打造新人

  除了自掏腰包补贴演员之外,李涛还在用自己的方式培养新人。

  14岁的董彦斌,艺名小老合,是李涛如今最器重的弟子。

  我老婆有时候都吃味,说我对他比对自己亲儿子都好。郭德纲来济南演出,李涛带着小老合去后台见他;天津北京每逢有曲艺大赛,只要小老合不上学,他都会带着小老合去参加:这孩子从小跟他爷爷听相声,有天赋,人也很机灵,有发展前途。

  去年8月,小老合放暑假,李涛自己开着车带着小老合去了一趟天津,随后又从天津跑到北京的德云社,去听郭德纲说相声。

  当时德云社的相声结束后,都晚上十点了,德云社的那几个人都劝我说,师叔你别走了,住一晚吧,不过我当时觉得还是回去好,孩子毕竟离家有一段时间了,我们爷俩就开车从北京往回赶。小老合当时坐在车后座上睡觉,李涛一个人开车:当时真的困得不行了,一直跑到德州那边,这才找了个地方休息。我后来就跟小老合说,孩子,这都是经历啊。

  【晨光茶社】免费只为培养市场

  2006年,晨光茶社重新开业,这家歇业了40年的相声会馆,再次开业,而且这一次开业,目的是以公益的形式来推广相声。

  作为茶社的负责人,孙小林至今仍记得当时的盛况:来了很多老济南,就为了听听咱老济南的相声。

  如今重新开业即将满六年的晨光茶社,依然在推广着免费相声,并且开始尝试培养人才。

  外地相声迷专程来听相声

  2012年2月4日,农历正月十三。

  还不到晚上六点,位于大观园内的原本平静的晨光茶社内已经开始逐渐有了人气。

  最先赶到的是几个相声演员,他们开始互相串词,进行上台前最后一次的演练,而几个90后甚至00后的小孩子,也开始跟着自己的珠三角水转印喷漆
师父练起了绕口令。

  当刘文钊走进晨光茶社时,已经是六点半了,他用一口青岛普通话跟几个熟络的演员打着招呼,随后在角落里一张桌子前坐定,开始等待正式的演出开始。

  28岁的刘文钊是青岛人,从事机械设计维护工作,由于工作的原因,他经常会从青岛来济南出差,只要出差赶上周六,我就会到晨光来听相声。因此他也逐渐跟晨光茶社里的相声演员们混熟了:其实来这里听相声,不是因为免费,而是因为这里水平高。据刘文钊介绍,在青岛也有听相声的地方,但是水平很一般,而且还收费。

  其实山东是有很大的相声市场的。孙小林表示:基本上我们每个周六晚上,都会有相声,而且每个周六都会有一些外地的铁杆相声迷来听,而且基本上是每周都会来。正说着,又来了两个从淄博来的听众过来与孙小林打招呼:尤其是到了夏天,周六晚上来听相声的人还是很多的。

  晨光茶社的公益相声,已经推广了六年,在孙小林看来,这是一件功德无量的好事儿:不说别的,这就是在培养市场啊!没有市场,相声也就完了。

  培养新人储备人才

  相声,是一门语言艺术。

  掌握这门语言艺术,并在舞台上进行表演,是每一个相声演员的追求,而且在相声界里,有这样一种说法,台下十年,不如台上一场。

  但是对于大部分喜欢相声,学说相声的人来说,上场演出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儿:没有舞台,很多业余的演员,一年可能上不了几次台,因为没有这样的机会,最多是单位里搞什么晚会了,这才能上台说一说。

  但是晨光茶社的出现,以及它的免费公益推广方式,则为这些人提供了舞台。

  虽然大部分的相声演员是兼职,是爱好者,但是他们的水平却绝对不差,来我这里学相声的,必须会30个以上的段子,我的学生也开始带徒弟了,没事儿的时候我也会给他们点拨指导一下。

  收费只是时间问题

  据了解,虽然目前晨光茶社一直在走公益路线,但是这不代表会始终免费。

  怎么说呢?现在一个是要继续培养市场,再一个就是培养人才,目前来看,如果按照老一辈儿的要求,茶社里够资格上台演出的演员,只有七八个,如果能凑够十二三个人,那么我们就可以尝试收费。在孙小林看来,晨光茶社早晚会尝试收费。

  目前我们能坚持下来,主要是靠大家的热情,再一个是靠大观园和各级领导的支持,但是我们不能总是依靠别人吧?孩子总会长大,晨光茶社也会发展,如果没有了这些人的支持,我们还能不能继续做下去?所以我们现在要做的,就是尽量培养年轻人,锻炼这些年轻的演员,将来可以形成一个班底,可以尝试市场化,只有市场化,才能挽救和复兴山东相声。

华润二十四城
中国铁建梧桐苑
珠江花城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