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技术动态

京剧里有一种爱情魔咒叫游龙戏凤

2018-06-09 09:31:35

《游龙戏凤》算是一出小戏,若出现在戏单上,大家一望便知,今天还有旁的戏。这出戏从头演到尾,不过50分钟。

但却是人民群众喜闻乐见的一出好戏。农家的卖酒女,遇见微服私访的贪玩天子,天真烂漫地应对陌生男子的各种调戏。不过是吃一顿饭,从相识到拉手到上床,居然也只用了五十分钟,实在算是一出大胆的爱情剧。

可别小看了这出小戏。据中国文学了解,1923年8月,敬懿皇贵太妃过生日,在重华宫漱芳斋戏台演了两天的戏祝寿。当年给慈禧太后唱过戏的内廷供奉杨小楼、陈德霖、钱金福、王凤卿、俞振庭等和当时正红的梅兰芳、余叔岩等都应邀入宫演出。两天的戏码中,就有《游龙戏凤》一折,由谭小培和筱翠花扮演正德皇帝和李凤姐。

在敬懿老太妃面前演这出戏,似乎有点讽刺意味。《游龙戏凤》里的男主角正德皇帝喜欢出外冶游,和老太妃的丈夫——偷偷出宫去狎妓染上花柳病(传闻)的同治皇帝有异曲同工之妙,这位只活了19岁的少年皇帝年轻时也喜欢“市井闲情状”,爱看“小说淫词,秘戏图考”。不过,看着台上的明武宗,老太妃也许会想起逝去的青春岁月,毕竟,刚刚入宫时,她也曾经有过一段甜蜜的小儿女岁月,大约,就和李凤姐一样?

这是紫禁城里最后一次属于爱新觉罗家的锣鼓喧天,不久,冯玉祥逼迫溥仪出宫,但《游龙戏凤》仍旧在演下去。1926年,北洋政府的财政总长王克敏过50岁生日,在家里办堂会戏,请来了大名鼎鼎的梅兰芳,还有1925年刚刚来北京发展的孟小冬,预先告知的戏码是《四郎探母》,寿筵开始时,忽然临时改演《游龙戏凤》。《游龙戏凤》乃是梅兰芳的拿手戏,那天演出,却是孟小冬第一次在台上唱朱厚照,虽然大家都为她捏了一把汗,小姑娘却自信地说:“台上见。”结果,戏台上,女人演的正德皇帝和男人演的李凤姐,一个英俊潇洒,一个活泼俏丽,真正所谓“颠鸾倒凤”,两人演得默契非凡,严丝合缝,赢得台下一片叫好,台上的两个人,也因为这出戏,展开了一段情缘。当时情真意切,之后却有缘无分,梅兰芳和孟小冬最终以黯然收场。

演《游龙戏凤》容易动情,多半是因为这出戏里,有许多生旦调笑的细节,比如摸手、弹肩,更有颇为露骨的台词,比如以“好高的房子”隐喻李凤姐的胸等等。刘曾复先生和梁小鸾女士曾经演过一个“洁本”,刘先生认为,正德皇帝首先是一个皇帝,需要有皇帝身份。他初见李凤姐时,只觉可爱,倒并无色心。与之相对的,李凤姐需要演出天真无邪,不能像“筱翠花演的时候那样,恨不得勾搭上前”。

有支持者,亦有反对者。黄裳先生就非常不喜欢这出戏,他曾说,京剧的《游龙戏凤》,只有一段可听,那是李凤姐出场,一句“自幼儿生长在梅龙镇,兄妹们卖酒度光阴”,小家碧玉形象凸显。然而后来却越来越差,前一秒还有勇气骂人家“混账”,结果见了龙袍,居然跪下讨封,实在太没有骨气。

据另类文学了解,目前留存的演出录音录像中,有马连良和张君秋的版本,曾被拍成电影;亦有杨宝森和赵慧秋版本,有50年代录音留存。黄裳先生最不喜欢马连良的版本,说觉得“油腔滑调”,是自认为的“风流”。文革后期

京剧里有一种爱情魔咒叫游龙戏凤

,市面上样板戏,中南海内却放着一批“特供”的传统戏曲,这是由江青亲自领导,文化部牵头专门为“最高领袖”录制的,这其中亦有《游龙戏凤》,李凤姐点名由李世济扮演,正德皇帝的扮演者是张君秋的儿子张学津,据说这也是“最高指示”。

上世纪八十年代,65岁的童芷苓为了提携34岁的严兴朋——后者的姑姑乃是她的好友言慧珠,和他同台演了一次《游龙戏凤》,这个版本被许多戏迷所称道。不过却有种“凤戏游龙”的错觉,大约是因为童阿姨实在演得太高妙了,倒显得老生颇为青涩。很多年之后,严兴朋老师聊起这出,他说:“肯定不会再演了,谁能演得比童阿姨好呢?”

(文化责编:刘瑞玲)

春天将至,爱车保养需抓紧
春季汽车保养妙招集锦
征收反补贴税的目的
秋季汽车保养四大点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