您当前的位置:首页 > 政策法规

回家

2019-04-16 07:47:19


  陆陆续续,如鸟,一只只扑楞楞地飞出。他们都回去了。有的业已至家,有的正在回家的路上。
  
  日色夜了,忽地发觉眼前的办公大楼竟是那么的突兀、厂房竟是那么的沉静、屋宇的上空竟是那么的空旷与高远。
  
  山中无虎,猴子为王。须臾间,有一种君临天下、舍我其谁之状。
  
  在厂区里转悠着,踩着一路的静。
  
  看门的两个老人正在门洞里望着电视机咂巴着老酒,时不时地,脸上露出一样表情。两个淡黑的面庞,一个已显微红,一个依旧淡黑。
  
  颇有些凉冷。走进四楼宿室,黑着灯,立在窗内。
  
  门前道路上的出租车似乎比平时多了几辆,隔着窗玻璃,无声地来回窜着,又似乎多了一层匆忙;仍然有货车沉重地压着路地走,不似小轿车那般浮着路面飘。
  
  路灯只是孤寂地亮着,在路边的水池里荡着水波。
  
  驮着尼龙包拖着皮革箱,有一个人走进了路灯下。如同等待了很久,路灯齐刷刷地把他前后照得真切与分明。似乎是误入这一片灯光里,让这聚着的光于左右摄住,令他颇不自在,于是,他加快了脚步,那灯光却一直跟着他。
  
  附近的厂区,有的落在黑暗里,只在某一处睁开一注光亮。有的依然通明,从一排窗口里透着一片寒冷的白,无精打采。
  
  一个去了国外读书的Q友在QQ中说,那个国度她所在的地区,晚上过了八点半,公路上,几乎就看不到有行驶的车辆,尤其大卡车。晚上也很少有人加班工作,因为支付加班费是个不小的成本,人们也多不愿加夜班,只享受着上天赐予的宁静的夜。夜生活也没有国内的丰富,商店多半九点之后打烊,尤其郊区与小城镇。
  
  没有亲身去感受过,姑且信之。
  
  但能感受到周遭的人。无论法定的或是传统的假期,总是有并非少数的人在夜以继日、通宵达旦轮着班的忙碌,只在最大的年节里稍稍有三五天的松懈与宽裕。活着似乎就是陀螺,直到生命的尽头。
  
  比比你比比他,距离还很大,唯有只争朝夕。
  
  机器在喘着被更新着,人也是。
  
  还在生计的路上疲奔,没有深刻的心也懒得去理会这些个日日夜夜,这些日日夜夜的无尽的思量。只是,只是,日日夜夜,365个,恍惚间又是一年。在年尾,令人不禁打了一颤。
  
  车站售票厅里十数个售票窗口前画出十数条长长的线,缓缓移动着的线,一如故乡的田里长出来的一垄垄甘蔗、地里立着的一排排红高粱。网上,订票抢票如潮,攒动的身影一如儿时捅着的野蜂窝。
  
  拾起散落异乡的心,拼成一个回家的年。
  
  跌跌撞撞的拥挤中,天公也来赶这一趟的欢愁?撒着雪片子的赶。
  
  路灯还在孤寂地透着亮,照着雪花的影子,只是于水池里摇晃得厉害。真是当心,摇着晃着,它就碎在水里,让眼前一黑。
  
  转了身,面对着夜,把自己横在床上。
  
  天一亮,即如路灯下的那个人,拖着箱包,上车下车,把静寂全丢给厂房大楼,还有门卫室里浮着老酒的脸。
  
  天公作美,如果,雪不相欺,只是零星细碎。

记账报税

丛台区工商代办

邯郸工商注册公司

推荐阅读
图文聚焦